怎么加入亚博,天神娱乐董事长离职:被指放任实控人违法 董事喊冤
2020-01-09 09:23:35

怎么加入亚博,天神娱乐董事长离职:被指放任实控人违法 董事喊冤

怎么加入亚博,天神娱乐日前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锴的书面辞职申请。

天神娱乐称,杨锴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相应专门委员会委员、总经理等职务,辞职后杨锴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杨锴在公司任职期间勤勉尽责,公司及公司董事会对杨锴在任职期间对公司发展所做出的重要贡献表示衷心感谢。”

中小股东公开表示对现任董事会成员不再信任

这之前,天神娱乐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19年8月15日收到股东NEWESTWISELIMITED为新有限公司、颐和银丰(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诚自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发来的《关于提请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

截至目前,NEWESTWISELIMITED为新有限公司连续九十日以上持有公司67,069,17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20%;颐和银丰(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连续九十日以上持有公司21,949,631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35%;上海诚自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连续九十日以上持有公司15,599,99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7%。

前述股东连续九十日以上合计持有公司104,618,807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22%。

前述股东要求根据《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就公司董事、监事人选事宜向公司董事会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审议如下议案:

2.董事杨锴、石波涛、尹春芬、林树勇、李春、沈学莲,未尽到上述法定的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致使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治理混乱失控,出现巨额业绩亏损,严重侵害了股东权益;董事会主导下的

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侵犯了公众股东的知情权,给公司在证券市场形象造成巨大负面影响。

3.董事会放任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级管理人员从事侵害公司利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致使公司于2019年8月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连证调查字[2019]015号)。

公司第一大股东、前任董事长朱晔于2019年8月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关于对朱晔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4.公司中小股东对现任董事会成员已经不再信任,为维护中小股东权益,重振公司业务,提案人向公司董事会提出召开2019年度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提议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并提名刘玉萍、赵昭、田洪东、沈中华、李纯、张哲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本次选举为提前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新任非独立董事的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3年届满。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选举产生后,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杨锴、石波涛、尹春芬、林树勇、李春、沈学莲不再担任公司的非独立董事。

天神娱乐董事喊冤:管理层一宿无眠

8月16日下午,天神娱乐董事、副总经理李春召开媒体说明会,称这则公告如果作为一个案例在A股市场上并不鲜见,但是没有想到会发生到天神娱乐身上,很残酷,也很现实。

李春说,自己作为董事对这份由个别目的不明的中小股东的提议,有几个问题,这也是除了那11%其他的若干股东的问题:

第一是罢免真实用意,个别小股东提议罢免董事会,是代表了全体股东的利益,还是仅体现了个别提名股东的利益?是想煽动散户投资者的情绪,还是想来解读天神目前获有负债的难题?

第二为何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天神娱乐现有的管理团队基本上一宿无眠,股东、债权人不断的让我们陈述理由,包括监管机构。这个提议是一个双输的提议,原本可以在一张桌子上谈话解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在家门口打起来?

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朱晔,现在的第三大股东石波涛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一直积极在跟昨天提请罢免议案的中小股东进行沟通。在昨天早上天神娱乐的最大股东朱晔,还向提案的中小股东代表写了一封很诚恳的信,意思就是所有的股东应该团结、协作。

很多债权人来帮天神娱乐奔走,帮天神娱乐想债务化解的方案,帮天神娱乐梳理未来得发展方向,为什么自己的股东不可以?

在过去的两周天神娱乐管理层的密集跟债权人在沟通,没有一个债权人是指着天神娱乐管理层鼻子骂的。因为债权人同样希望通过有效的方案和交易的结构来化解债务,指责是无用和无意义的。

李春说,为什么同是股东的人要采用如此极端方式来做,“而且都是反复沟通所未果,第一是不跟我们沟通,第二是不见面。我觉得这不是股东所应该表现出来的态度,这也是对广大投资者不负责任的态度。”

“公告提案非常的尖锐。现有的董事导致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公司治理混乱失控,出现巨额业绩亏损,严重侵害股东利益。我也想问混乱何来?所以我很诚恳的邀请我们的股东方,我们的债权方,包括媒体记者,可以在天神来办公,我们打开大门办公,看看我的混乱在哪儿?”

李春指出,天神娱乐的子公司是不是在有序的供给利润?去年尽管出现亏损,我还有1.5个亿的经营利润,马上发半年报你们也会看到。“我们的净利润有多少?我们的深圳为爱普,我们的乐玩,我们的合润,都在持续的给上市公司供利润,我们在积极的自救。”

李春还指出,这就回到这一届董事会上,其实已经发生了改选,现任的董事长杨锴先生(已于会后宣布辞职)本身就是这一次提议罢免董事会的个别股东推选的董事长,反过来却说董事会不尽责。

李春也为朱晔做了说明,称目前,朱晔仍然作为天神娱乐的第一大股东,但现在不是董事长,也不是董事。从2014年上市到2019年以来,他只减持了96万股股票,而这96万股的股票金额还是为了给子公司做收购使用。他完全可以高位套现。最近一次高位是70元,在2017年的4月份。

“那他为什么那时候可以完全减持的时候不减持,而是要将股份反复的锁定呢?他在很多个公开场合中说,我锁定天神股票就是希望天神能够做好。如果他像媒体所说的坏人的话他早就该减持了。连知名的企业家都靠间减持‘改善生活’,为什么朱晔不可以呢?”

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朱晔今日也回应称,犹记得,每次重组成功过会,所有人都举杯相庆,各种溢美之词,盆满钹满。遇到困难,寻求支持时,尝试各种突破时,各种责任无人分享,都是默默的,稳稳的,你来你来,公司全靠你。

“市场突变,急转直下,那些夸你英明神武的人,画面一转,各种抹黑,脏水泼来,连我七十岁的老母都不放过,恨不得斩草除根,株连九族才算痛快。遥记得那时,你那杯中的红酒,原来是凌迟而来,如此鲜艳猩红,试问:好喝吗。”

朱晔说,舔舔身上的鲜血,身为不孝儿,心里却还是想着怎么救天神,想着现有业务能做怎样的改变,想着新业务怎么能突出重围。

关键字: